翟奎凤-黄道周《三易洞玑》与地理堪舆

发布时间:2014-06-09

黄道周《三易洞玑》与堪舆地理

  翟奎凤
   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副教授

  笔者于地理堪舆素无研究,本文仅就黄道周《三易洞玑》中有关地理堪舆的部分略作讨论,请专家批评指教。

     一 黄道周及《三易洞玑》

  黄道周(1585-1646),福建漳浦人,字幼玄,号石斋,生于万历十三年(1585),隆武二年即清顺治三年(1646)因抗清不屈,就义于南京。黄道周38岁中天启二年进士,历任崇祯朝翰林院编修、少詹事,南明弘光朝礼部尚书、隆武朝内阁首辅等职。乾隆四十一年(1776)谕文称黄道周为“一代完人”,道光五年(1825)礼部又奏文以黄道周从祀孔庙。
  黄道周是明末著名学问家、易学家和书法家,在明末政治舞台上也有着重要影响。徐霞客品评当时的文化名流时,曾说:“至人惟一石斋,其字画为馆阁第一,文章为国朝第一,人品为海宇第一,其学问直接周孔为古今第一。”此可见黄道周在明末社会的广泛影响。他和刘宗周后来都因抗清而死,二人学问气节都很接近,清初常称他们为“二周”,并有“盖宗周以诚意为主而归功于慎独,能阐王守仁之绪言,而救其流弊;道周以致知为宗而止宿于至善,确守朱熹之道脉,而独遡宗传”“至其生平讲学浙闽,以格致为宗,而归宿于至善。与刘宗周之以诚意为宗,而归本于慎独,学术洵为相等”的说法。民国容肇祖《明代思想史》和近人侯外庐的《宋明理学史》均以相当大的篇幅介绍黄道周的思想。近代以来,学人多推尊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以为明末三大家,陈来先生认为:“顾、黄、王皆于清初成学名,若论晚明之际,则不得不让于二周”、“东林之后,明末大儒公推刘宗周与黄道周。明末公论的所谓大儒,受东林余风的影响,也是兼涵忠义与学术两种意义而言。”

  近些年来,儒学界多推尊刘宗周为宋明理学的殿军,而于黄道周的学术思想则相对少有研究。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与刘宗周以理学见长,有系统的理学思想之构造相比,黄道周的贡献则主要在易学领域。由于他的易学象数气息浓厚,更杂以天文历算、乐律等知识,显得非常艰深难读和玄奥莫测,给人以如同天书之感。同时,他的易学受到汉学今文经学天人感应思想的影响,也颇有神秘主义气息,与近代以来的现代学术理性精神不大一致,这是他的易学长期以来研究不多的重要原因。黄道周一生著述甚丰,仅《四库全书》就收其个人著述达十部之多,这十部著作中有两部是易学方面的,即《易象正》(经部《易》类)和《三易洞玑》(子部术数类)。从其年谱来看,他的易学著述还不止这些,目前流传下来的还有其早年所著《易本象》。就其易学专著来看,他一生有三部易学专著目前可以看到,其中《易本象》约成书于25岁时,《三易洞玑》约成书于35岁至45岁期间,而《易象正》约成书于56岁至57岁期间。可以看出,这三部著作也大致分别对应于其早年、中年和晚年时期,分别约有十年的间隔差。

   黄道周少年时就对律吕阴阳、天文历算、铅汞丹道等术数有着浓厚的兴趣和广泛的涉猎,这为他后来创作《三易洞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619年(万历四十七年己未),35岁的黄道周会试落第后回到漳浦,闭门读书不辍。洪思和庄起俦所作《黄道周年谱》都记载这一年他开始作《三易洞玑》。36岁这年,洪思所作年谱记载说:“复杜门作《三易洞玑》,未成。昼测治忽,夜测星汉,楗户无外交。有书与绍和云:‘某寡特之士,与六亲澹泛,自以一身飘泊尘海,独守庐舍,似无人声,动二三月也。’”可见其创作之辛苦,同时也可看出《三易洞玑》很多资料和说法是有实测根据的,不是空想出来的架构。

   38岁这年(天启二年)黄道周中进士,选庶吉士;40岁时被授予翰林院编修,但不久因愤于魏忠贤当道,就辞官回乡,此后的五年里一直在漳浦老家继续创作《三易洞玑》。45岁这年(崇祯二年己巳,1629)冬,黄道周闻金兵入关,慨然出山赴京。出山前,完成《三易洞玑》一书,并邀僧樗华讨论之,时有五律《料理〈三易〉稍已从绪,约僧樗华寻其涯际,夜拈八章》。黄道周从35岁开始作《三易洞玑》,至此前后历时十余年乃成。

   《三易洞玑》在黄道周生前就被认为是奇书、怪书,因其广泛涉及到天文历算、乐律、中医、地理堪舆等领域的知识,非常难懂。本文仅就其涉及到的地理堪舆知识略作粗浅讨论。

  二 《三易洞玑·宓图纬上》与《玉函通秘·先天宓图爻象通占》的关系

     在整理点校《三易洞玑》的过程中,我注意到其卷一上《宓图纬上》与《玉函通秘·经天纬地书·先天宓图爻象通占》非常相似。
   我不懂堪舆学,据从网上资料介绍说,《玉函通秘》乃世之玄空理气最早的版本,原书来源自元朝耶律楚材的《玉钥匙》与《插泥剑》。此书从明至清都为秘传,到清末方才刻版刊行,可惜传书不传诀与漏缺不少,但也能看出其概貌。由于《玉函通秘》似乎一直在民间秘传,目前国内各大图书馆好像都没有收藏该书的正式版本,主流知识界对这本书也没有关注过。从网上下载的《玉函通秘》电子版第三部分有<经天纬地书·先天宓图爻象通占>一节,我认为其<先天宓图爻象通占>脱胎于黄道周的《三易洞玑》卷一《宓图纬上》。

  (一)《三易洞玑·宓图上》的基本内容

   《宓图上》的图表(正文文字叙述部分为“经”,图表说明部分为“纬”)的基本内容是:一、先天六十四卦,从复卦开始,终于坤卦;每一卦的每一爻所对应的星宿度,所对应的星宿从箕宿一度开始,终于尾宿十八度;所对星宿距极度数及其星变象占。

  在《宓图上》部分,黄道周把先天图六十四卦配到二十八星宿上,周天开始于箕宿配《复》卦,结束于尾宿配《坤》卦。具体说,《复》到《无妄》从箕宿一度到女宿四度,《明夷》到《同人》从女五度到室十三度,《临》到《履》从室十四度到胃五度,《泰》到《乾》从胃六度至参六度,《姤》到《升》从参七度至柳六度,《讼》到《师》从柳七度至翼十三度,《遁》到《谦》从翼十四度到氐一度,《否》到《坤》从氐二度至尾十八度。为了直观起见,现把《宓图纬上》的横图表粗略转化为圆图,二十八星宿和先天图配合的大致情况可参照如下圆图:


  此圆图大致以冬至点从《复》卦箕宿开始由下、而右、而上逆时针旋转,即以太阳一年周天视运动的星空背景为序。这和我们习惯上看到的先天圆图稍有不同,其实质是一样的,《乾》、《坤》、《坎》、《离》大致都对应于夏至、冬至、秋分、春分。 《宓图上》从箕宿开始来配《复》卦、以尾宿为结尾来配《坤》卦,这大概是由于岁差的原因,冬至点到明代已经退行到箕宿的缘故。不过,从黄道周的意思来看,他好像更着眼于银河的走向,他在《宓图上》说:“汉没于箕尾,殷于觜首”、“自尧典以前冬至日轨皆在虚、危。羲炎之时,日宜在危中度。今断以《易·复》始箕者,天道著明,视于云汉。尾在云汉之阴,箕在云汉之阳。尾去极一百二十七度,下距南极五十四度,天道转毂,于是已极,故谓之尾。箕去极一百二十一度,下距南极六十度,天道东行,于是复始,故谓之箕。”尾宿在二十八星宿中最靠近南极,也即最远离北极。尾宿在银河的南面,故为“汉之阴”。所以,黄道周就以尾宿为银河的结尾,而以箕宿为银河的开始。在此圆图中,《乾》、《坤》两卦分别在觜宿和尾宿,觜宿为西方白虎之首,尾宿为东方苍龙之尾,所以黄道周在《宓图上》里说:“《坤》集于尾,谓之龙尾;《乾》集于觜,谓之虎首”。 黄道周的学生陈荩谟对此“《乾》虎头,《坤》龙尾”之说很欣赏,他说:“《乾》集虎首,《坤》集龙尾,由是卦数爻象相推,而万世不盭。”

  黄道周还试图从星象的配合上来解释一些卦象。《四库提要》认为黄道周的这一思想受到郑玄的影响,《提要》说:“康成解《比》之初六云:有孚盈缶,爻辰在未上,值东井。井之水,人所汲,故用缶。此道周言星名之所本也,故云:《坤》为箕,《复》为尾,斗之翕舌则为《噬嗑》,牛之任重致远则为《随》”。《提要》举了四个卦例来证明黄道周卦象与星象的配合。但是,《提要》认为黄道周以“《坤》为箕,《复》为尾”可以说是错误的。结合《提要》所举“斗之翕舌则为《噬嗑》,牛之任重致远则为《随》”,可以确定这是根据《宓图上》来说的。但是在《宓图上》里,黄道周是强调“箕为《复》,《坤》为尾”,而不是《提要》所认为的“《坤》为箕,《复》为尾”,恰恰搞反掉了。《坤》卦是先天图六十四卦的最后一卦,在黄道周的先天图里恰排在东方七宿的尾宿。箕宿约是当时明代的冬至点所在,是回归年的起点,这和《复》卦的意思相互契合。由于天弁九星位于斗宿的正北方向,在天市垣墙之外的西南方,负责市场贸易的管理和税收等事,石申说:“天弁九星,在天市垣外,天下市官之长也,主市中列肆诸价”,所以黄道周认为“先王观《噬嗑》而作市”大概是取象于天弁星的缘故。《随》卦和牛宿意象上很相近,牛性温和随顺,牛宿又有列国、天田等星,所以黄道周认为先王“服牛乘马,引重致远,以利天下,盖取诸《随》”大概取象于此。又如《屯》据斗二度到斗六度,黄道周认为“《屯》在汉津,量于斗杓,杓前为建”,而《屯》卦辞说“利建候”,于是就把斗宿的建星和《屯》卦的“建侯”联想在一起。此外,黄道周还把《井》卦直接放在井宿。可以看出,黄道周虽然和郑玄一样都试图从星象上来对某些卦爻象作出解释,但他们的具体方法并不一样。郑玄星象和卦爻象的结合是通过其爻辰说,即把卦爻和十二地支相配,然后通过十二地支和十二次、二十八星宿作对应。而黄道周星象和卦象的配合则不然,其不通过卦爻纳十二地支的方式来和星象相联系,而是直接把六十四卦按一定的方式来排布在周天二十八星宿上。

  六十四卦共384爻配到周365.25周天度上,每爻平均得9511.5/10000周天度,黄道周这里的日法是取一万,即把一天或一个周天度等分为一万份。但在具体处理上,是有360爻各配一个周天度,其它二十四卦的二十四爻只纳2187/10000周天度,《宓图经》称此为“纳虚”,这二十爻在“宓图上”的横图表里都有分别注明。这样二十四爻共纳52488/10000=5.2488,再加上360度即约合于周天度365.25。这二十四卦爻各主二十四方位,在“宓图纬上”横图表里是用传统的八干(十天干除去戊己)、十二支和乾、坤、巽、艮来标示的。

  注意《宓图纬上》原文的横图表会看到其在“卦象通变”一栏,每卦的初、四爻,即一卦的内卦初爻和外卦初爻都系有内外卦的卦名和卦数,在其上爻又系有“通”某数。如《复》卦,初爻系有“震八十”,四爻系有“坤六十四”,上爻系有“通五千一百二十”,所系震、坤很清楚,就是指《复》卦内卦震和外卦坤。可是,其卦数是怎么回事,又是怎么计算出来的呢?原来黄道周是把5看作阳爻数的代表,把4看作是阴爻数的代表。八经卦的卦数就是由5和4代表的阴阳爻数相乘得来,如《乾》卦数就是5×5×5得125,《坤》卦数就是4×4×4得64,《震》、《坎》、《艮》都是5×4×4得80,《巽》、《离》、《兑》都是4×5×5得100。六十四重卦的卦数也一样由5和4相乘得来,也可以由上下卦的卦数直接相乘得来。如六爻《乾》卦由125×125得15625,六爻《坤》卦由64×64得4096,六爻《震》、《坎》、《艮》由80×80得6400,六爻《巽》、《离》、《兑》由100×100得10000。《屯》、《蒙》卦可由坎、震80×80相乘得6400,《需》、《讼》由坎、《乾》相乘80×125得10000。其它诸卦都可以此类推,64卦的总数为531441。所以,在《宓图纬上》的横图表里初爻所系为内卦之数,四爻所系为外卦之数,上爻所系为上下卦相乘之数,即六爻卦的卦数。 在《宓图纬上》的横图表里还有“爻象通占”一栏,不但具体列出了卦爻所值星度,还列出了每度所在星的距极度,以及该星象的占变。如《复》六二值箕宿二度,下注有“杵三星距极百三十八,客星撼杵,天下闭口”;《睽》九二值娄一度,下注有“娄三星中距极七十五半是为苑牧,亦主欢乐,日月相薄,内乱乃作”;《小畜》六四值昴十度,下注有“天街二星南距极七十一,天街有客,远夷就列”等等,这些受到传统星占学的影响很深。

   黄道周在《三易洞玑》略例中概括《宓图上》的思想主旨说:“肇本先天,上元始箕。卦周三乘,与象相丽。斗井箕参,为《姤》《复》次。数生以九,象生以三。三九相乘,以别度始。一侯余分七百二十有九,三侯之余二千一百八十有七,岁余五万二千四百八十有八(729×72)。去其卦数,以命岁余。故岁日相得,象数不盭,为万岁历,行之五十三万一千四百四十一岁(81×81×81),七精还始,与天无弊。”

  (二)《玉函通秘·先天宓图爻象通占》当源于《三易洞玑·宓图纬上》

   《玉函通秘》一书并没有直接指出《经天纬地书·先天宓图爻象通占》的来源,但就其基本内容来看,它无疑直接来源于黄道周的《三易洞玑·宓图上》。

  《先天宓图爻象通占》开头有一段按语说“此二十八宿之行度适与《易》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相配,其中象数实非[出]自然,非同凑合纬书之精也。观此,可以见易理包涵之大。”最后有岱山氏按语说:“以上爻辰星宿,其分爻则据象历星经,以及天官辨方诸书,其躔度则宗后编新法,以及监本岁差等例。书虽传自昔人,度则考之予手,但知识有取,错讹岂无,高明察之,以证予谬,予则甚幸。”这里说“书虽传自昔人”,但并没有说昔人为谁。

  《先天宓图爻象通占》中先天六十四卦从复卦开始终于坤卦,其卦爻与星宿度数的对应,都与《三易洞玑·宓图上》几乎完全一致。以下各摘录其第一卦复卦来作对比。

  下面是《三易洞玑·宓图纬上》第一卦复卦:

  

   下面是《玉函通秘·经天纬地书·先天宓图爻象通占》第一卦复卦:



   可见,就复卦部分而言,《宓图纬上》有“震八十,坤六十四,通五千一百二十”之类的策数,而《先天宓图爻象通占》没有,但《先天宓图爻象通占》的星象占验则比《宓图纬上》要详细丰富得多,其余则一样。

  但是往下比较我们就会看到,到了颐卦六四、六五爻时,《宓图纬上》对应的星宿是箕宿十度和十一度,而《先天宓图爻象通占》对应的则是斗宿一度和二度。《先天宓图通占》于颐卦六四爻星象占中说:“齐距极七十四度。新度箕八度五十五分止,此以后入斗宿宫度,但此度自五十六分,即属斗宿视事。”对此《玉函通秘·经天纬地书》中也有说明:“遵同治甲子以后岁差推演,非古度也。”前面所引岱山氏的按语也说“其躔度则宗后编新法,以及监本岁差等例。书虽传自昔人,度则考之予手”,也就是说《玉函通秘》之《先天宓图爻象通占》采用了新的历法体系,并参考了同治甲子(1864年)的岁差情况,而《三易洞玑》之《宓图纬上》则采用的是传统的古星宿度,这是两者的一个重要差别。

  但总的来看,两者无论在体例上还是基本内容上,都可以说是大同小异。我们完全有理由推测,《玉函通秘·经天纬地书》之《先天宓图爻象通占》是黄道周《三易洞玑·宓图纬上》的翻版,虽有些改编和补充丰富,但基本是沿袭。而《三易洞玑·宓图纬上》是黄道周的独创,还是他也有所沿袭呢?就目前我能考察到的史料来看,应该说是黄道周的独创。

   

   三 《三易洞玑·孔图下》与中国的山脉水系

   《三易洞玑》卷九《孔图下》部分主要讨论的是后天八卦与中国地理的山脉水系问题。这里面又牵涉到两个层面,一是中国的九州山水与星象的分配,二是山水与人体经络的比附。星象与九州地理的分配,就说传统星占学中的分野说。星象分野的思想源自于《周礼·春官宗伯》“保章氏”:“掌天星以志星辰日月之变动,以观天下之迁,辨其吉凶。以星土辨九州之地,所封封域皆有分星,以观妖祥。”《左传》中就有以实沈(参宿)配晋、大火(心宿)配宋、鹑火配周的说法,但是还没有较为完备的分野体系。陈遵妫先生认为:“分野的起源,大概在战国时代,这从他所分配的国名,也可以证明;但其分配的方法,各种史料略有不同。有按十二次分配的,有按二十八宿分配的,还有按北斗七星或五星分配的。” 到了汉代,《淮南子·天文训》、《史记·天官书》、《汉书·地理志》、郑玄《周礼注》等都载有很完备的州域或列国分野情况,这些分野说的具体分属情况基本一致,可列如下简表:

   

  汉代诸书星象分野表


   上表为了简单起见忽视了其中的一些细微的差异,如《淮南子》是把女宿单独列为吴地,而《汉书》把斗宿单列为吴地,《史记》把斗宿列为“江湖”等。但总体上来讲,汉代的这四种星象分野说是趋同的。唐代僧一行根据唐代当时的天象和地理情况又具体设定了一套很详细的分野说,特别是其提出的“山河两戒”的划分体系,对后世分野说影响很大。南宋唐仲友《帝王经世图谱》卷七、明代章潢《图书编》卷二十九,都对历史上的分野说进行了总结和进一步的探讨。

   黄道周在《孔图下》里用卦象来探讨中国的山川地理,并把卦象与星象分野结合在一起,这在星象分野学说史上是少有的。《孔图下》后天八卦和中国地理方位的配属,在格局上和《说卦传》“震东、巽东南、离南、坤西南、兑西、乾西北、坎北、艮东北”基本一致。根据《孔图下》原文八卦与中国地理的分属情况可列下表:

   “孔图下”八卦星象封域、分野表



     黄道周在《孔图下》里以兑、乾、坎、艮、震、巽、离、坤的顺序排列八卦和六十四卦,其八卦推演成六十四卦的规则和《孔图上》相同,而且在六十四卦和二十八星宿的配合上,《孔图上》和《孔图下》也是相同的。从上表中,可以看出黄道周的星象分野和前人基本上一致,但是他增加了“封域”一览。“封域”一词源自于《周礼·春官宗伯》“保章氏” :“以星土辨九州之地,所封封域皆有分星,以观妖祥”。在黄道周以前,对封域的理解一般就是指分野。但黄道周这里,分野和封域区别为两个不同的体系。传统上一般以角、亢、氐、房、心、尾、箕七宿为东方苍龙,以斗、牛、女、虚、危、室、壁七宿为北方玄武,以奎、娄、胃、昴、毕、觜、参七宿为西方白虎,以井、鬼、柳、星、张、翼、轸七宿为南方朱雀。但是我们看到分野说里的地域和星宿方位并不一致,如鲁国在东方,但分到西方奎、娄二宿;吴国在东南,但分到北方斗宿。而黄道周的“封域”说则所封地与其星象方位基本一致。黄道周在《孔图纬下》的横图“八际分山”一览参照的是星象封域,而不是星象分野。至于黄道周为什么要在传统的分野说之外提出封域说,尚需进一步研究。

  《孔图下》里在八卦星象封域说的基础上,还用中医经络来比附中国的山水地理。黄道周取人身高为八尺一寸,按照一尺千里的比例放大到中国大地,他取八千一百里为半径,以中原为圆心,则圆周两万四千三百里内为华夏腹地,而以长江、黄河为中华大地的两条大经络。黄道周以西方兑为首,东方震为足,东北艮为手。这样中国地形比附为人体就是西部为头,东部为脚。黄道周以人体脏腑来比拟中国大地,他认为:岷嶓一带为肺,崤函一带为心包,瀍涧一带为胃,嵩高一带为脾脏,太华山以北一带为肝脏,琅琊以西一带为肾脏,琅琊以东一带为膀胱。黄道周说:“嶓岷、六苞、石阶、峨眉、青城、大华、惇物、太乙,此阙下之华盖也。殽函而东,为心包络。渊液所会,在于瀍涧。嵩高两室,谓之神仓。神仓,胃也。胃左七叶,首阳、天坛、王屋、大行、隆虑、蘓门、林落,七魄所藏,谓之青府,胆智出焉。其右嵖岈、桐栢、天门、九嵕,濡淮江汉,谓之通谷。乃并四气,循江而左,循河而右。扬淮之维,任督始交,为八奇府。南上庐阴,魄灊英霍;北上峄阳,薇华蒙砀,为肾命门。精志所宿,纽系于涂山,万物之所生死出入也。齐、吴以东,谓之两跷,二维所结,视其注发。南衡北恒,谓之两决。诸脉所凑,执其仰覆,参候不失。”又说:“陇、蜀、杨、豫为天地之冲维,任督二脉所交,输于脑咽也。”

  黄道周还用中医的经络学说来描述中国的地理山水,他说:“凡手之三阴五十八穴,皆起于朱圉、殽函而内,循于燕山、越峤之端”、“凡手之三阳百二十四穴,皆起于燕山、越峤之里,系于嶓岷、洮桓之端”、“凡足之三阳三百二穴,皆始于嶓岷、桓洮之表,达于越门、辽海之端”、“凡足之三阴百二十二穴,皆发于吴门、莱海之里,达于瀍涧、渭洛之端”。黄道周还借用经络流注井、荥、俞、陉、合的特征点来详细描述中国地理气脉的走向,根据“孔图下”原文,整理为如下图表:

  《孔图下》中国地理经络走向表



   黄道周在《三易洞玑》略例里概括《孔图下》的思想主旨说:“《归蔵》首《坤》,《连山》首《艮》。何以首《艮》?两乙之命。仲尼函三,兼《兑》与《震》。《震》委《兑》源,山泽以蟠。方于两臂,一尺千里。八表经围,为八尺水。中街两交,逹于四末。左阳右阴,任督上下,七百二十九穴。万物有命,皆系房中。大火见阳,列国乃从。水落水归,安知东西。故已不破亥,未不破癸,河汉纵横,为百国界。不识八界,何言八会?不测八表,何言天老?人从地之为天,地从天之为道。”

  

最新更新

: 天下客家网 世界客商大会网 赣州客家网 赣州客家商会 客家联盟网